書包網 > 玄幻魔法 > 尋龍迷蹤 > 第八十六章 投毒的手法

尋龍迷蹤由書包網(m.paliberg.com)的書迷們免費提供分享,在線閱讀,更多好看的小說請收藏本網站


    少林寺方丈室內。
    少林寺本代住持仁山毅公大師坐在上首位置,正在烹煮香茶。
    茶葉是山下佃戶種植的新茶,水是剛剛命人從寺外后山取來的山泉水,不知道為什么,當他今早知道了塵大師死于被下毒的茶水之后,他便打定主意不再用寺內水井中的水來烹茶。
    雖然,他明知那井水之中其實并沒有毒。
    他摒退了一旁伺候的小沙彌,親自烹茶,只為了招待屋里的葉楓和唐大他們幾位。
    他很想聽一聽他們幾位對于了塵大師的死,到底有些什么看法?
    唐大倒是若無其事,絕口不提關于了塵大師被毒殺一案的任何東西,只是捧著手中翠綠的茶水,細細的品味著,連聲稱贊好茶。
    一旁的葉楓卻明顯全無品茶的心思,坐在那里一直在發愣。
    自從了塵大師的禪房出來之后,他就一直在發愣。
    在禪房現場,他仔仔細細的檢查了個遍,連頭頂橫亙的房梁他也親自上去檢查過了,前前后后折騰了近兩個時辰,末了,卻一句話也沒有說。
    看起來,他也是一無所獲。
    仁山大師看著愣愣出神的葉楓,心里不知是失望還是同情,雖然被稱為天下最聰明的人,可是遇上這樣的奇案,還不是一樣的束手無策?
    原本他對于葉楓和唐大他們還抱有的一線希望,現在也全部都涼透了。
    可是失望歸失望,對于他們在這件事情上的幫忙,仁山大師還是心懷感激的。
    畢竟,這是少林寺自己的家事,原本他們大可以袖手旁觀,不必如此勞心勞神的。
    想了想,他終于還是問出了口:“葉公子,唐大公子,你們對于今日了塵師弟一事究竟有何看法,可否告知老衲?”
    葉楓依舊低著頭冷冷的望著面前的茶水,就像完全沒有聽到他的問話。
    倒是唐大微微笑了笑,反問道:“不知住持大師對此事又有何想法?”
    問題又被拋回給了仁山大師,他皺著眉頭想了想,遲疑的說道:“這毒是下在水壺里的水中,既然不可能預先下毒,而了塵師弟烹茶之時又幾乎是一間密室,現場只有他自己一人,莫非……”
    他停了下來,這結論連他自己也覺得不太可能。
    唐大卻追問道:“莫非什么?”
    仁山大師有些無奈的接著說道:“莫非,這毒是了塵師弟自己下的,他是死于自殺?”
    話音未落,忽然有兩個聲音同時響起:“不對!”
    說話的其中一個是唐大,仁山大師一說出來他立即就大搖其頭。
    而另一個,竟然是一直低著頭在發愣的葉楓!
    仁山大師原本以為他根本就沒有在聽他們的對話,卻不料他此刻也在緩緩搖著頭,說著不對。
    說完之后,他依舊低著頭冷冷的出神,好像還有什么沒有想明白。
    因為看見他還在沉思,于是仁山大師先對唐大問道:“唐大公子說不對,是說了塵師弟不是自殺的?”
    唐大點點頭,說道:“這個自然。”
    仁山大師充滿了好奇:“愿聞其詳。”
    唐大笑了笑:“首先是這毒藥的來歷,關于這個,程姑娘應該最有發言權。”
    仁山大師的目光于是轉向了坐在一旁一直沒有說話的程念真。
    程姑娘說道:“了塵大師所中的乃是一種見血封喉,毒性極強的毒藥,這種毒藥雖然無色無味,極難察覺,但是只要服用一點點,就會立即致命。”
    “最特別的是這種毒藥應該絕非中原地區出常見的什么批霜、鶴頂紅一類的尋常毒藥,而是一種用各種毒
    蟲毒草煉制而成的,應該是屬于西南苗疆一帶出現的特有毒藥。”
    西南苗疆?
    仁山大師聽得有些半信半疑,雖然他對程姑娘的醫術早有耳聞,不過畢竟她只是一個年紀輕輕的黃毛丫頭而已,對于毒藥她真的也如此有研究?
    看見仁山大師臉上的神情,唐大點了點頭,補充說道:“程姑娘說得極是,而且據在下所知,這種制毒方法,應該是云南一帶的五毒門的手法。”
    五毒門之名,仁山大師顯然也曾經聽說過,此刻驟然聽聞,不覺駭然色變。
    唐大接著說道:“了塵大師在少林修習多年,武功高強,他如果想要自殺,當有很多種方法,為什么會選擇服毒自盡這樣一條路呢?而且,他身為少林高僧,極少離寺外出,他是從哪里搞到的這種遠在苗疆的五毒門的毒藥的?”
    仁山大師被唐大這一連串的問題問得一愣,無言以對,頓時覺得自己剛才所說的了塵大師自殺的說法,完全有些站不住腳了。
    沉默了片刻,他又轉頭對一旁還在沉思的葉楓問道:“葉公子又以為如何?”
    一直在默默的低頭沉思的葉楓這時候抬起頭來,緩緩的說道:“我說不對,是因為大師你剛才的話里就有說錯的地方。”
    仁山大師奇道:“我的什么話?”
    葉楓說道:“大師適才說道,這下在水壺之中毒死了塵大師的毒藥,絕不可能是預先下好的,這一句其實就錯了。”
    他抬頭直視著仁山大師的雙眼,斬釘截鐵的說道:“其實這毒,早就已經下好了!”
    此言一出,眾人
    inject()
    皆驚。
    仁山大師搖頭不信:“這怎么可能?了塵師弟每日烹茶之前,必先清洗水壺與茶具,此事大家都知道,這毒是如何預先下好的?”
    大家都驚訝的望著葉楓,唐大開口問道:“莫非,莫非你已經知道下毒的手法了?”
    葉楓點了點頭:“不錯,剛才在禪房之中我就已經知道兇手下毒的手法了。”
    他掃視了一下在座眾人驚訝的眼神,說道:“這個兇手十分狡猾,而且他對于了塵大師的日常起居和生活習慣,必定是十分熟悉。他知道大師每日烹茶均會先行清洗水壺茶具,所以提前在水壺和茶具之中下毒,斷無可能。”
    “我剛才檢查過來了了塵大師的禪房,大師是一個生活非常有規律,甚至于有一些死板的人。從印跡上看,他的案幾以及案幾上的水壺茶具,連擺放的位置都是固定的,幾乎成了習慣,多年不曾改變過。”
    仁山大師一面聽著一面回憶著了塵大師的屋子里的情況,多年來似乎確實從來沒有發現他有所改變,不覺連連點點。
    葉楓接著說道:“這個兇手對了塵大師的生活細節十分熟悉,自然也知道大師生活簡樸,一直用的是一把沒有蓋子的銅壺。于是,他設計了一個十分巧妙的辦法來投毒。”
    “他先是找個時機預先在擺放火爐和銅壺位置的正上方,那根橫亙的房梁下端,挖了一個小洞。他把毒藥粉末塞在洞里,再用一層很薄的蠟,封住了洞口。”
    “禪房比較低矮,房梁距離下面也并不高,于是當了塵大師在下面生火燒水之際,熱氣上涌,封住洞口的那一層薄薄的蠟就會融化,而洞中的毒粉也就露了出來,飄飄灑灑掉下來,落進了沒有蓋子的銅壺之中。”
    “這種毒粉極細,又無色無味,飄灑下來與灰塵差不多,加上在了塵大師的尸體之旁還有翻開的書卷,顯示他在烹茶之際正在翻閱經書,一時不察,飲用了沾有毒粉的水,這才當即毒發身亡。”
    他抬起頭,掃視了一下屋里的其他人,緩緩說道:“這,就是了塵大
    師中毒身亡的真相。他并不是自殺,而是被人精心策劃的投毒!”
    聽了他的話,在場的人全都目瞪口呆的看著他,這樣巧妙的投毒手法,未免有些太過于匪夷所思了吧?
    仁山大師有些難以置信的喃喃問道:“葉公子此言雖然合乎邏輯,不過可有證據?”
    葉楓點點頭說道:“先前我在房梁的下端已經發現了一個小洞,正對著下面的銅壺的位置,洞口殘留有的薄薄的蠟層,洞里還有一些沒有掉落完的毒粉,足可印證我的推論。”
    這么說,這就是證據確鑿,了然大師確系是被人投毒害死的了?
    雖然有些難以置信,但是眼下大家也只能接受這個最合乎邏輯的說法。
    不過這時葉楓臉上卻現出了猶豫之色,有些吞吞吐吐的說道:“不過,有一點很奇怪……”
    仁山大師追問道:“有什么奇怪的?”
    葉楓說道:“毒粉從上面飄落下來,應該是飄飄灑灑的,絕對沒有可能準確無誤的全部落入銅壺之中,因此在銅壺的外壁,以及周遭的案幾桌面之上,一定也會飄落沾染上這些毒粉的。”
    仁山大師點點頭說道:“正是。”
    葉楓這時抬起頭放低了聲音,緩緩說道:“可是,剛才我們在檢查現場的時候,銅壺外壁和案幾上面卻是干干凈凈的,一丁點兒殘留的毒粉也沒有。”
    仁山大師驚問道:“這卻是為何?”
    一旁的唐大搖了搖頭,說道:“自然是已經有人先行打掃過了,把那些銅壺外面和案幾上的毒粉都抹去了。”
    仁山大師似乎有些不信:“怎么會?自從發現了塵師弟的尸體,老衲就下令不許任何人妄動禪房之中的任何物品,更加不會有人去打掃了。”
    葉楓說道:“這個打掃的人自然就是兇手了。他趁著其他人還沒到,無人注意之際,清除了這些痕跡,不愿意被人發覺這些毒粉,從而能推斷出他下毒的手法。你們找不出他下毒的手法,自然也就無從追查兇手了。”
    仁山大師恍然大悟的點點頭,連連稱是。
    葉楓雙眼望著仁山大師,緩緩的說道:“所以在下現在有個問題要問一下住持大師,還望不吝相告。”
    仁山大師說道:“老衲自當知無不言。”
    葉楓問道:“在大師您到達現場之前,有些什么人到過了塵大師的禪房現場?”
    仁山大師想了想,說道:“當時是負責寺中廚房和膳食的契斌師現了了塵師弟的尸體,他立即趕來向老衲報告,老衲當即帶領眾人感到現場,這之后就再沒他人進過禪房,一直到葉公子你們到來。”
    葉楓一面思索著一面說道:“這禪房的房門是契斌師傅撞開的,所以兇手一定是趁著他趕去報告大師您的這段時間,進入禪房清理掉痕跡的。”
    仁山大師說道:“當時全寺的僧眾都在膳堂用飯,并無一人缺席,正是因為只有了塵師弟一人沒有在,因此契斌師侄才去查看的,所以這段時間應該不會有其他人進入了。”
    葉楓眨了眨眼:“這么說來的話,在大師您之前進入過現場的就只有這位契斌師傅了?”
    仁山大師臉色一變,似乎明白了他話里所指的意思,連聲說道:“你是說兇手會是契斌師侄?絕無可能!他是了改師兄的親授弟子,佛法修為深厚,斷斷不會是殺人兇手!”
    葉楓想了想,開口問道:“這位契斌師傅的武功如何?”
    仁山大師愣了一下,沒明白他是什么意思。
    葉楓又補充問道:“或者干脆這么問,這位契斌師傅,他是不是會少林七十二絕技中的,鐵指禪功?”
    (本章完)
inject()

書包網(m.paliberg.com)希望你喜歡書迷們第一時間分享的尋龍迷蹤最新章節內容,如果有錯誤內容和字體歡迎點擊章節報錯!喜歡請收藏我們官網:m.paliberg.com

481走势图泳坛夺金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