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包網 > 都市言情 > 我的女友是惡女 > 第八十九章 對妹系生物威懾力+1000

我的女友是惡女由書包網(m.paliberg.com)的書迷們免費提供分享,在線閱讀,更多好看的小說請收藏本網站


    “兇手”被春菜抓了起來——雖然目前分不清是誰干的——而那邊北原秀次和雪里終于也反應過來了,趕緊上前把捂著屁屁在那里滾來滾去的冬美扶了起來。
    雪里看冬美疼得這么厲害,緊張道:“姐姐,你要不要緊?”
    冬美含糊的說了一句,聲音不太清楚,好像是在說不要緊。
    北原秀次連忙幫冬美脫下了面甲,看她雖然淚花滾滾,但因痛楚緊皺的眉頭正緩緩放松,似乎疼痛感正在減弱,又瞧了瞧丟在一邊的刺槍尾端是個平頭,直徑接近20公分,而夏織夏紗只有十一二歲,以她們的力量就算正中菊花應該也捅不進去,想來冬美應該是沒有大礙的——他只能這么觀察,總不能把冬美翻過來看看傷處,畢竟男女有別。
    但為了以防萬一,他還是吩咐雪里扶冬美去旁邊的更衣室檢查一下,畢竟菊部相對嬌嫩,而那邊春菜正要掉回頭來問問大姐疼不疼,卻發現大姐被二姐扶走了,便直接沖夏織夏紗兩個大喊道:“你們忘了媽媽的話了嗎?怎么可以那么對待大姐!”
    她是極生氣的,冬美在她心目中的地位非常之高,冬美被捅了比她被捅了更讓她憤怒。
    夏織夏紗根本不怕這三姐,剛冬美已經走了,其中一個立刻頂嘴道:“剛才是大姐讓我們陪練的,她又沒喊暫停!”
    另一個緊接著跟上道:“這最多算是練習時的誤傷,誰都有失手的時候,你不能沖我們大喊大叫!”
    春菜氣得身子發顫,怒道:“你們就是故意的!我告訴你們,不認錯你們今年別想再有一點零用錢!”
    夏織夏紗一起大叫起來:“就算是有人犯了錯,那憑什么扣我的零用錢,又不是我干的!”
    “你們少來這一套,犯錯的人不承認就一起受罰!”春菜更惱怒了,根本沒有了半點平時的冷靜。
    這兩個家伙是慣犯了,某一個犯錯后便抱在一起滾一滾,爬起來就互相指責混淆視聽誰也不認帳了——實際上她們兩個心知肚明,就是欺負別人分不清她們兩個誰是誰,利用以前溫柔媽媽定下的規矩逃避懲罰!
    “媽媽以前說了,誰犯錯就罰誰,家里不準冤枉人!你忘了媽媽的話了嗎?是她干的又不是我,不準扣我的零用錢!再說了,這家里又不是你說了算,你沒權力扣我們的零用錢!”夏織夏紗都一口咬定不是自己,而是另一個干的,拼死抵賴,拿著以前的規矩護身,更是欺負春菜沒實權,氣焰十分囂張。
    “你們……”春菜更氣了,北原秀次走了過來輕輕拍了拍她的肩膀讓她消消氣,然后仔細看了看夏織夏紗這對雙胞胎,發現她們臉型五官發型身高完全一致,而穿的衣服護具也是一模一樣——她們這是在家里當陪練,又不是出去比賽,根本也沒掛任何標志物。
    北原秀次觀察了一會兒,認輸了,他分不出來,轉頭向春菜問道:“平時你們怎么區分她們的?”
    外人認不出,家里人該行吧?
    春菜沉默了一會兒,終于恢復了些平日的模樣,輕聲答道:“……左邊有痣的是夏織,右邊有痣的是夏紗。以前只有媽媽能把她們分開,別人……”
    她前面說得有些含糊,北原秀次沒聽清,剛想問問就反應了過來——八成是在臀部大腿根之類女孩子比較私密的部位,不方便說給他這個男生聽。
    這下他也沒招了,你們自家人都分不清,那誰還有辦法?
    夏織夏紗見春菜閉了嘴也不再和她吵吵,而是趴在那里互相用眼神交流。她們也知道這次麻煩大了,要是捅了雪里或是春菜哪怕是秋太郎都沒多嚴重,但冬美在這家里地位是特殊的,某種意義上代行母權,捅她那相當于以下犯上。更何況冬美平時也是極蠻橫不講理的,抬手就打人,誰知道會怎么罰她們。
    她們默默交流了一會兒也沒什么好辦法,便準備抵賴到底,看看能不能減少損失。
    冬美很快就從更衣室出來了,她受的是撞擊傷,牽連到了尾巴骨,當時巨痛,但疼過那一陣子了,雖然還是稍有不適,但也不算多大的事了。
    她出來后黑著一張小臉簡單明了地問道:“誰干的,現在承認算是自首,處罰酌情消減!”她雖然是長姐,但卻不寬厚,完全沒有微微一笑這事算了的意思,非要揪出一個人來抵罪。
    夏織夏紗趴在那里對視了一眼,立刻答成了共識——坦白從寬,腦袋打爛,抗拒從嚴,蒙混過關——立刻同聲叫了起來:“是她,真的不是我!”
    冬美臉色更黑了,“自首的機會沒了,到底是誰?”
    夏織夏紗一起趴在那里哭天喊地,戰略聯盟不可動搖,用互相指責的方式堅持共進退,誰也不肯松口,都不承認是自己干的。
    她們拿著以前老媽定的規矩當護身符,平常用這招百試百靈,很多次氣得眾人只能干跳腳。
    但這次冬美火大了,簡單粗暴的就下了判決:“我管你們誰是誰,我數三個數,你們自己把犯錯的人交出來受罰!三!”
    “是她!”
    “二!”
    “真的不是我啊!”夏織夏紗一邊齊聲喊冤一邊互相交換眼色,研判目前形勢——大姐以前是最聽媽媽話的,很重媽媽留下的規矩,這次不聽了嗎?
    “一!”
    她們兩個互相之間還沒商量出個三二五時間就結束了,冬美直接黑著臉叫道:“都給我趴好把屁股撅起來!”
    夏織夏紗面面相覷,這是要挨打嗎?還是雙份的?她們不干了,齊聲道:“這不公平,又不是我干的!大姐,想想媽媽的話,你不能這么對我們,你應該從我們中正確挑出犯錯的人才對!媽媽以前就是這么做的!”
    “媽媽的話當然一直有效!但媽媽臨走前把管教你們的責任交給了我,而我現在不是因為你們捅了我……那什么的事情處罰你們!”冬美臉色認真起來,頓時就像發動了技能【長姐的威嚴】,體型+200,對妹系生物威懾力+1000,猛然看上去身高像是突然長了十五公分。
    “那為什么要打我們?”夏織夏紗抱成了一團,不明所以。
    “打你們耍滑頭,打你們敢做不敢當,打你們不敢承擔責任,你們服不服?!”冬美說著就按住了一個,一伸手春菜就默默給她遞上了竹劍,接著她掄著竹劍就抽到了手里按著的那個的屁股上,嘴里憤怒大叫道:“我讓你耍滑頭,我讓你沒擔當,我讓你偷襲我!我讓你耍……”
    北原秀次在旁邊聽著,本來還覺得冬美罰得有點道理,很有長姐風范,但現在聽聽她嘴里的話,又有些無語了——前面說得那么好聽,最后你還是沒忘了被妹妹捅了啊!
    冬美打完了一個——她也分不清打得是誰——然后往地上一丟,怒道:“你們還要不要再抱在一起滾一滾了,這毛病我早就想給你們治了,以前看你們太小睜一只眼閉一只眼,沒想到你們越來越張狂了,現在連我都敢暗算了?要抱趕緊抱,要滾趕緊滾,這毛病我今天非一口氣給你們治好了不可!”
    夏織夏紗也是兩個皮實的,被打了屁股的那個趴在那里不哭不鬧,只是拼命揉著屁股嘟囔,而沒被打的那個主動把屁股撅了起來——倒霉,家里風格開始變了,以后應該考慮輪流受罰了,一次被打兩個有點不劃算。
    “我讓你耍滑頭,我讓你沒擔當,我讓你偷襲我……”冬美毫不客氣,心狠手辣,對著另一個妹妹又下了毒手,而正打得起勁呢,小道場的門被拉開了,福澤直隆牽著秋太郎走了進來,奇怪道:“怎么吵得這么厲害?”
    雪里和福澤直隆關系最親近,立刻興高采烈地匯報道:“小四小五耍滑頭,姐姐正在清理門戶呢!”她看夏織夏紗挨打,挺開心的,要不是冬美身份特殊她都有點想毛遂自薦代替姐姐執法了,保證不會像姐姐那樣還留三分力,直接將這兩個小壞蛋打得哇哇直叫。
    福澤直隆看了一眼冬美手里正挨揍的那個,也沒分清是四還是五,但他不管,轉而向北原秀次笑著打招呼道:“北原君今天來的怎么這么早?還來了道場這邊?”
    他說著就向北原秀次走了過來,手里牽著的秋太郎也沖北原秀次咧嘴一笑,露著個大大的門牙豁子,而福澤直隆一走近了,北原秀次立刻聞到了一股濃重的酒味,不過他沒說什么。
    福澤直隆這幾天喝得都挺兇的,好像濁酒里面加了料,半醉不醉的,但想來他應該也是沒辦法。現在梅雨季天就沒晴過三個小時,陰雨連綿的估計他身上的傷疤又痛又癢,難受得要命。
    他能理解福澤直隆的痛苦,忍著不適笑道:“今天沒什么事,就早過來了一些,道場嘛……”
    雪里樂呵呵插口道:“是我拖他來的,本來想和他對練一下的,不過現在不用了……”
    福澤直隆最喜歡的女兒其實就是雪里了,溫和笑問道:“怎么改變主意了?”
    雪里依舊樂呵呵的,心情極好。本來她被按著學了一下午是挺郁悶的,但看完了夏織夏紗挨揍心情立刻轉好了,“現在心情又好了唄,加上姐姐要訓練,道場我就不用了。不過老爹你來了剛好指點指點姐姐,她最近實力下降了好多,要是去比賽又被人打哭了就不妙了。”
    冬美已經收拾完夏織夏紗了,還有點余怒未消,剛走過來就聽到雪里的話,頓時勃然大怒:“什么我的實力下降了許多?還有,我從沒給人打哭過!”

書包網(m.paliberg.com)希望你喜歡書迷們第一時間分享的我的女友是惡女最新章節內容,如果有錯誤內容和字體歡迎點擊章節報錯!喜歡請收藏我們官網:m.paliberg.com

481走势图泳坛夺金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