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包網 > 都市言情 > 我的女友是惡女 > 第四百五十九章 黎明前的黑暗

我的女友是惡女由書包網(m.paliberg.com)的書迷們免費提供分享,在線閱讀,更多好看的小說請收藏本網站


    鈴木乃希打出了一套漂亮的組合拳。
    許諾、交易、威脅、利誘,和各方面的人頻繁溝通,一起對她老爹的親信施壓,非要弄明白她老爹當前情況——主要是她老爹近十天沒有公開露面了,給人的感覺就很不妙,很多人直接動搖。
    沒人會支持一個疑似將死之人,都感覺這種時候還是站在下代目這邊比較好。
    在被槍擊后的第二天下午,終于有人承受不住壓力屈服了,鈴木乃希得到了她老爹的具體情況——因心、腎急性衰竭,雖然暫時保住了性命,但因大腦缺氧造成了嚴重的腦損傷,基本已經確認直接失去意識,完全沒有自主能力了。
    更重要的是,身體情況還在惡化,隨時有可能死去。
    鈴木乃希馬上行動起來,督促律師團開始向政府、裁判所提交文件,要在法律上釘死他老爹失去民事行為能力了,好讓她能順利接管她老爹的資產。
    她是有法理優勢的,她老爹持有的股份,基本都來自于她外公和母親的條件贈予,也就是這些股份不可變賣或轉移,在其放棄持有或是死亡后,仍然要回歸鈴木家,也就是鈴木梨衣手中——當然,人還沒死,但其實和死了也差不多了。
    另一方面,因她老爹身體狀況如此惡劣,支持她的人迅速增加,在很多方面得到了更多的配合,可以讓她以更加猛烈的姿態攻擊指使殺手槍擊她的武藤——警方本來就在暴怒狀態,現在更是毫不客氣,雖然沒抓到槍手,拿到鐵證,但狠狠收拾了一頓關下組,還把武藤監視居住了,也就是軟禁在了高級公寓內。
    要是武藤成功了擊斃了鈴木乃希,擁有入主和泉鈴木家的資格,那當然是塊寶,但現在她垂死一搏失敗了,那沒什么好說的,估計關下組也打算放棄她了,免得好處沒沾到,還引火燒了身。
    而且這位武藤還不止失敗了一次,她指派人刺殺另一位競爭對手也失敗了,松平帶著十歲的兒子不知道躲去了哪里,連警察都沒找到她。
    很順利,烏龜戰術大獲成功,鈴木乃希感覺看到曙光了,有些得意洋洋,但還沒到得意忘形的地步,依舊把自己綁在北原秀次大腿上,日夜不離,只是開始大談特談將來怎么對她老爹的情婦們秋后算帳——讓她擔驚受怕了這么多年,沒北原秀次早就給弄死好幾次了,她可不是傻白甜大小姐,必然要報復,不說把她們的皮活剝下來,至少也要讓她們傾家蕩產,然后再踩上一萬腳,讓她們永世不能翻身。
    北原秀次旁觀著這場繼承權戰爭,眼見鈴木乃希將要獲勝,也暗暗替她慶幸——鈴木乃希聰明是夠聰明,但外婆去世時才十四歲,其實是相當虛弱的,直屬的實力防守勉強,反擊根本不可能,只能千日防賊,能茍到決賽圈還快贏了,確實很不容易。
    她一直笑嘻嘻的,但獨自一人時,恐怕經常輾轉反側,害怕到難以入眠吧?
    誰都想活,沒人想死……
    北原秀次更加盡力當好保鏢,畢竟他也不想被人絕境翻盤,和鈴木乃希一起倒在了黎明前的黑暗中,而且他怕冬美她們擔心,回頭一幫人跑來湊熱鬧再出點什么事,也沒把自己差點被人打死的事告訴她們。
    局面又暫時平靜了下來,鈴木乃希無論是通過法律程序接管她老爹的股份,還是她老爹堅持不住掛了自然接收,都需要點時間,不過也不著急,感覺幾乎不可能輸了。
    “這就是我外公外婆了。”鈴木乃希沒事可做的情況下,帶著北原秀次參觀她家的三樓,也就是她外公外婆生前的住所,畢竟她的閨房給打了個稀爛,而且還泡了水,短時間內完全不能住了,只能臨時搬到了這邊。
    北原秀次望向佛翕,看遺照,感覺鈴木乃希的表情氣質比較像她外公,模樣兒比較像她外婆——她外公笑瞇瞇的,看起來是個很和善的中年男人,有點像上班族,不像大財團的首領,不過北原秀次能感覺到絲絲狡猾,和鈴木乃希性質相當,而她外婆去世的比較晚,是位灰發老太太,皺紋滿面,給人的感覺相當嚴肅古板,心事重重。
    這是朋友的長輩,北原秀次乖乖敲了敲磐,提醒兩位逝者自己來拜訪了,然后上了香并合什為禮,而鈴木乃希笑吟吟在旁邊看著,還小聲開玩笑道:“不用這么嚴肅,都是自己人,要是他們活著,一定也很喜歡你的。”
    “禮不可廢。”北原秀次回了一句,看著遺像上的兩位逝者,突然有點替他們感到高興——如果鈴木乃希被他們女婿的情婦弄死了,這兩個人應該會相當自責吧?現在這不會有這種事發生了,不錯。
    鈴木乃希連連點頭,表示北原老爺說的特有道理,然后指了指鋼琴,滿是回憶道:“這是我外婆的,她是來自關西的名門閨秀,才貌雙絕,鋼琴彈的特別好,我小時候經常聽。”
    北原秀次很感興趣的看了一眼,問道:“你會彈嗎?”他反正是不會,沒時間學這個。
    “當然!”鈴木乃希直接去琴凳那兒坐下了,掀開了琴蓋,微微抬起了小尖下巴,矜持道:“我可是關中的名門閨秀,不輸給我外婆!”
    北原秀次精神一振,乖乖坐下了,擺出了洗耳恭聽的架式,而鈴木乃希深吸了一口氣,彈了首《木搖鈴》,性質和中國的《兩只老虎》相當,就是很短的那種童謠,節奏歡快又簡單。
    北原秀次只當她想熱熱手,也沒在意,還在那里期待著,但鈴木乃希一轉頭,向他問道:“怎么樣?”
    北原秀次莫名其妙:“就這樣?”
    雖然他不會,但感覺這種程度也就是國小,不,也就是幼稚園水平吧?好像很多從小學鋼琴的孩子,練指法都不會選這種童謠——感覺自己花幾個小時,八成就能彈了,完全稱不上有難度。
    鈴木乃希理直氣壯:“就這樣!身為上位者,知道有這種事,明白該怎么做判斷就夠了,根本不用自己親手做的特別好!”
    北原秀次無語的看著她,你這死妖精就特么的耍嘴行,真干起來相當于一個廢物!
    白期待了,真是浪費感情!
    鈴木乃希俏皮的吐了吐舌,離開了鋼琴,笑嘻嘻道:“好了好了,北原老爺不要生氣,我又不是在耍你……我身體特別不好,彈鋼琴其實很
    累很耗體力的,我想好好學也沒辦法,只能這樣了——我鑒賞能力還是很強的!”
    這理由還行,勉強說得通,北原秀次沒意見了,開始跟著鈴木乃希去看她外公外婆的收集品。她外婆是嫁入和泉鈴木家的,老公去世的早,守了半輩子寡,家族產業又由女婿掌管,那除了撫育外孫女,其實的時間大多都花在社交和藝術方面了,收藏品極端豐厚——這老太太不缺錢,在家里建了一個美術館。
    換個人來到這寶庫,看到這么多真品,估計能興奮死,但北原秀次對藝術基本一竅不通,只能維持在看個新鮮的程度,甚至可以說……他欣賞不太了。
    長方型畫布,上面涂滿了黑色顏料,然后有四個大小不一的灰色矩形,完全搞不懂畫家想表達什么,感覺連幾何美都談不上。
    鈴木乃希看到他站在畫前不動彈,湊上去好奇問道:“北原老爺喜歡極簡主義畫作?”
    她對打探北原秀次的一切喜好都充滿了興趣,感覺北原秀次要喜歡這風格的話,她重新裝修閨房時,可以考慮迎合一下他的喜好。
    北原秀次猶豫了一下,問道:“這畫多少錢?”他這個大俗人,只能通過價格來判斷價值了。
    鈴木乃希回憶了片刻:“阿德?萊因哈爾的作品,以把表現主義走到反動極至而出名,拍賣時五萬五千美元吧,現在大概值三十五到四十萬美元之間。”
    北原秀次聽著有點發愣,這……感覺畫家賺錢好容易,這么拿顏料涂一涂,技法都談不上,大筆收入就到手了?感覺我上我也行!
    但他知道這里面肯定有點門道,沒看起來那么簡單,誠實的承認了:“說不上喜歡,我看不懂。”大約這輩子他就欣賞不了所謂的現代藝術,估計只配聽聽冬美奶聲奶氣唱唱童謠。
    鈴木乃希眼珠子一轉,馬上附和道:“其實我也看不懂,我外婆也不懂,買了主要是為了投資。亂世買黃金,盛世買古董,藝術品性質和古董一樣,是保值投資的好選擇——主要是這畫家死了,作品長期升值的潛力很看好。”
    北原秀次頓時看鈴木乃希順眼了一點,有種遇到了知音的感覺,不過又開始覺得畫家這一行不好干了——賣出了畫后,購買者萬一全是鈴木妖精這種,八成都盼著他早點死吧?不死也給咒死了。
    鈴木乃希沖他嘻嘻笑了笑,又引著他去了另一邊,遠離現代派的作品,而這次北原秀次多少能看懂點了,不過更多是聽鈴木乃希講解——這妖精在生活中基本相當于一個廢人,又懶又饞,毛病無數,但你也得承認,她亂七八糟知道的真多,和她在一起挺有意思的。
    兩個人閑逛了一會兒,北原秀次算是飽了飽“眼福”,然后看了看表,向鈴木乃希建議道:“時間差不多了,回去溫習功課吧?”
    鈴木乃希現在不想和他擰著來,乖順道:“好的,聽北原老爺的……我幫你溫習好不好?我學習很厲害的。”
    “那也行,只要別誤了你的事就好。”北原秀次沒意見,鈴木乃希學習是挺厲害的,腦子特別好用。
    鈴木乃希很開心:“我沒什么事,有事先讓他們等著,陪北原老爺最重要!”
    北原秀次嘆了口氣:“你要是能少說點瘋話就好了。”不過也行吧,至少這妖精這段時間很克制,沒有再說謊騙人——做人不能要求太高,要是這妖精以后保持在這種程度,勉強也能接受。
    鈴木乃希不在意北原秀次的抱怨,背著手一跳一跳的走,而剛轉出了一條走廊,感覺到北原秀次伸手輕輕一拉自己,連忙一竄就躲到了北原秀次身后——她為了安全,把三樓又清空了,突然上來的人是敵人的可能性很大,只要北原秀次判斷有危險,當場打死她負責。
    好在那人也識數,遠遠便問候道:“大小姐,有緊急事務。”
    鈴木乃希探頭一看,是管家青木川,對這個人她還是比較放心的,畢竟二十歲就跟著她外公外婆,服務于和泉鈴木家四十年以上,忠誠可靠,平時她都不方便沖這位老人態度太僵硬,便又走了出來,站在北原秀次身邊問道:“出什么事了,為什么不電話聯系?”
    “會長好像不行了……”青木川走近了后,低低說了這么一句,而鈴木乃希愣了愣,不由喜上眉梢——聽說親爹要掛了能這么高興的,天下估計就這么一位了。
    青木川裝沒看到,低著頭離得更近了一些,感覺心情很沉重,又低聲說道:“老夫人臨終前告訴了我一件事,讓我等到大小姐重掌火土會時告訴您,感覺現在是時候了,大小姐您現在方便嗎?”
    鈴木乃希有些驚訝,家里還有什么秘密自己不知道?她馬上說道:“方便,直接說就可以。”
    青木川沒吭聲,只是微微側頭看了北原秀次一眼,而北原秀次猶豫了一下,明白這位老人是怕秘密被外人聽到了,這挺正常的,但就是不知道該不該離開鈴木乃希身邊。
    鈴木乃希倒是特別相信他:“北原不是外人,直說沒關系。”
    北原秀次頭皮一陣發麻,信任他是挺好的,他也會對得起這份信任,確實不會害鈴木乃希,但這特么的不是外人難道是內人?那也不對啊!
    青木川低著頭猶豫了一下,堅持道:“抱歉,大小姐,我得到的吩咐是只能告訴大小姐一個人。”
    鈴木乃希也拿不準是怎么回事了,而且青木川是家族忠仆,從小看她長大的,屬于除了北原秀次最可信賴的一批人了,想了想示意北原秀次先離遠一點——要是他真想知道,那過會兒再告訴他。
    北原秀次本就不想當這個“內人”,這段時間接觸下來,對這位老年忠仆感覺也不錯,直接踱著步子走遠了一些,更沒凝神偷聽,很有道德的看起了走廊上擺著的一個黑陶茶碗——感覺這玩意兒也不便宜,和泉鈴木家十余代人,從地方小豪族到關中經濟界霸主,積累不是一般的豐厚。
    “現在可以說了吧?我外婆留下了什么話?”鈴木乃希目光還在北原秀次身上,有些想過去和他討論一下茶碗,而青木川又靠近了兩步,低頭微不可聞地說道:“老夫人說……”
    他說著話,從口袋里掏出了一把小小的左輪手槍,沖著鈴木乃希就連開了兩槍。

書包網(m.paliberg.com)希望你喜歡書迷們第一時間分享的我的女友是惡女最新章節內容,如果有錯誤內容和字體歡迎點擊章節報錯!喜歡請收藏我們官網:m.paliberg.com

481走势图泳坛夺金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