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包網 > 都市言情 > 我的女友是惡女 > 第四百四十九章 必須防她一手

我的女友是惡女由書包網(m.paliberg.com)的書迷們免費提供分享,在線閱讀,更多好看的小說請收藏本網站


    北原秀次確實說的是實話,他就是這么想的——他就當是受朋友所托保護朋友的安全,至于算不算是“幫兇”,只能說要算也沒辦法。
    人生有很多兩難事的,現在他是可以勸鈴木乃希別下毒手,感覺這樣三觀比較正,符合普遍的道德觀,但回頭這丫頭給人弄死了,他負不了那個責。而且,他就算因為道德倫理等原因勸說鈴木乃希放棄爭奪家產,但那邊會放過鈴木乃希嗎?
    鈴木乃希出生成為了鈴木梨衣,就已經注定她前路坎坷,其實她也僅就是在努力求活而已。
    而對于他來說,他可以接受鈴木乃希病死,卻有點接受不了她被人悄無聲息的像小狗一樣宰掉——做為朋友來說,他只能盡他所能相助一臂之力,對于朋友的先下手為強,算是贊同一半吧!
    鈴木乃希謹慎的觀察了一會兒北原秀次的表情,對他的話仍然半信半疑。
    她倒不是想為自己搶家產下毒手找個正義的理由,生在這種家庭,她壓根兒沒準備當個好人,而外人的看法對她這種特立獨行的人來說更是不值一文,只是怕北原秀次以后更加嫌棄她了——她現在也說不清對北原秀次是種什么感情了,她也不太懂怎么去喜歡別人,但特別想和北原秀次待在一起。
    吃他做的飯,對他撒嬌,對他耍無賴,對他撒謊開玩笑,和他一起做某件事……不知道這算不算喜歡,但特別想霸占他,讓他一直在身邊,讓他可以像寵冬美那樣寵著她。
    要是能對她言聽計從那就更好了,甚至她可以選擇讓一步,容忍冬美和雪里的存在,反正雪里只是好吃貪玩,本性善良毫無威脅,而冬美完全是個傻瓜苦力型的,根本不用放在眼里。
    出色的男人嘛,有幾個情人是正常的,只要品性良好,別惦記著弄死她霸占家產就行,哪怕像她父親那樣好色一點也沒關系——其實她不怎么討厭她父親,或者說從小就沒什么感情,哪怕她父親以公謀私,想在財團內給他的私生子女分潤一些好處,就算過份一點她也多半也會裝沒看到,但有人惦記著弄死她卻不管,那她完全就接受不了了。
    她小心觀察了一會兒,完全判斷不出北原秀次心里怎么想的,只能順著北原秀次的話換了個話題,不再提糟心事:“其實神社想怎么做,咱們完全不用關心。他們受了這么多年的供養,原本就應該出力干臟活,而且這也是為了他們自己。所以,無論他們想怎么做,咱們不知情更好,萬一出了什么事,咱們也能少點麻煩。”
    頓了頓,她又補充道:“不過我能猜到一點他們怎么打算的。”
    北原秀次對這種事倒是挺好奇的,他以前生活普通,這種家族內斗完全沒見過,感覺開開眼界也不錯。斟酌了一番言辭,耐心詢問道:“那他們打算怎么做?如果方便的話……我想知道,不方便的話也沒關系。”
    “沒什么不方便的,我也是猜的,沒辦法證明!”鈴木乃希很配合,一邊挽著他往前走,一邊笑吟吟解釋道:
    “其實說起來很簡單,人類社會中的大人物其實更離不開小人物,特別是當久了之后。他們需要無數小人物默默無語的替他們付出,操勞雜務,而神社可以影響到很多這樣的小人物——我父親需要司機、秘書人員、清潔工、廚師、仆人等一大群人伺候,而同樣的,這些人也可以很方便的接觸到我父親,了解他的日程安排、生活習慣,甚至能決定他吃什么,用什么車,住在哪里。”
    “要是從這樣一個條件來看,可以動腦筋的地方就多了。比如,我父親肯定不可能親自去購買一切生活用品,就算他在這方面很小心,指派了專人負責,那個人也不可能親自采買一切東西,事情終歸還是由最底層的小人物來操辦,那么神社就可以通過種種辦法,影響這些小人物的采購行為——多年的恩義在,拜托某個人照顧某處的生意,這肯定沒問題的。”
    “這樣的行為匯總起來,可以說是一種可怕的力量。做過手腳的食材、咖啡、茶、飲用水、酒、雪茄等等,每一樣單獨來看,都不會有問題,但要是匯總起來,說不定可以毒死人……你精通藥物,覺得這樣能做到嗎?”
    北原秀次輕輕點頭,剛才他順著這思路只是一想,就已經想出五六種混合藥物了。就像人們常說的那句話——補藥+補藥不一定還是補藥,更有可能是毒藥。
    曲上坊不需要把這件事告訴任何人,只要誠懇拜托過去受過恩惠的人替他做一點微不足道的小事,比如勸某人改良一下豆腐的配方,理由可以隨便找,可以說是滿足他本人的口味,然后做為“報答”,再去拜托另一個人以后采購這家的豆腐——這件事對這兩個受拜托的人來說,簡直不值一提,毫不為難。
    于是這樣就算是完成了一環,而其它的環節可以類似處理,最終這些東西會進入到鈴木會長的肚子里混成毒藥,甚
    至可以緩慢積累一段時間,等一切自然而然的發生。
    不得不承認,這方法不錯,有點神不知鬼不覺的意思。
    除了曲上坊自己心知肚明外,沒有人知道位高權重的鈴木會長是怎么出的問題,這肯定比派死士暴力刺殺強一萬倍,比直接投毒風險又低了一萬倍——所有投毒的人只是在做本職工作,不會意識到是在投毒,更不可能因為擔心害怕、良心受到譴責、想舉報領賞等原因去告密。
    換個地方買豆腐、蘿卜、點心、茶、清酒這種事有什么可以告密的?會長大人只管吃,從來就不知道這些東西是哪里買來的吧?
    便何況,鈴木妖精最近一直在努力扮演快樂高中生,又是打棒球又是裝戀愛,明顯是一副毫無野心等著自然死亡的衰樣,她老爹八成根本沒多少警惕心。
    而等事發了,對神社這邊來說風險也非常低。縣警總部的毒物檢測只能檢測出常見的兩百余種有毒物,這種亂七八糟自然物合出來的有害物質會不會被判定為故意投毒還要兩說,就算檢測出來了,也不關神社的事——有誰做了特別的事嗎?沒有啊,這家神社的互助會快有兩百年歷史了……
    北原秀次在心里權衡了一會兒,覺得這手法無懈可擊,也就和泉鈴木家近兩百年一直支持的神社才有能力可以在大福工業集團內部這么操作,換了一般人根本沒辦法做到,甚至都不會往這個方向思考——就是不從食物方面下手,像是生活日用品、家用電器之類可以做手腳的地方多了,只要手段夠巧妙,同樣很容易制造生活意外。
    除非鈴木會長需要的一切生活用品全都從國外空運過來,完全不從本地購買才有可能避免,不過就是再有錢,也不至于日常有病到那地步。
    有點厲害了……
    但是,話說回來,神社也是怕被當成了替罪羊吧?傳承了這么久的神社,也不是完全依靠鈴木家了,更多是種可信賴的盟友關系,難怪曲上坊要強調“神社永遠不會對和泉鈴木家的嫡系血脈不利”,而鈴木妖精總疑心曲上坊有可能投敵背叛,還塞了把刀給自己以防萬一……
    鈴木乃希似乎也考慮到了這問題,仰著一張狐妖小臉,瞇著眼睛望著遠處有點出神,喃喃自語道:“這么想想,確實是可怕的力量,神社的潛實力竟然膨脹到這地步了?還好神社所屬一切機構的地契都在海外的律師事務所,和泉鈴木的直系血脈斷絕了,這些土地會被收回,他們絕對要傷筋動骨,不然這次八成也不會多上心,至少投敵、講條件、想獨立的風險起碼要翻三番吧?那么要是成功了,等我掌握了本家,應該……”
    北原秀次耳力極好,鈴木乃希雖然是在含糊著自言自語理清思路,但他還是聽了個八九不離十,不由挑了挑眉——這還沒成功,你已經謀劃回頭收拾盟友了?這過河拆橋的打算想得這么早?
    這妖精很不靠譜,屬于絕對自我優先派,要是和她在一起,日日夜夜都要多長個心眼兒——還是自己的小蘿卜頭好,雖然日常口不對心,有矮又別扭,但心思單純,根本沒有半點歪心思,心思很純良,就算嘴上罵人,拼命挑事想打架時,都單純的有點可愛,絕對比鈴木妖精強一萬倍。
    至少自己摟著小蘿卜頭能安心睡覺,但摟著鈴木妖精,睡著了都要睜一只眼,免得半夜給她拿枕巾勒死了。
    兩個人一時無語,鈴木乃希突然反應了過來,發現北原秀次瞧著自己神色有點不對,馬上給了他一個燦笑嬌媚的笑臉,更加用力挽著他的手臂,快速轉移話題道:“好了,不說這個了,他們想怎么做咱們也控制不了,只能賭這一把了!要是失敗了,我肯定要受報復,需要北原老爺好好保護我,然后再從長計議;要是成功了也不能大意,他的那些情婦肯定要狗急跳墻,殺了我她們至少還能利用孩子分一大筆情夫的財產,所以更要小心防范,到時候北原老爺千萬要看緊了我!”
    “我的小命就全拜托北原老爺了,請務必上心!”鈴木乃希半開玩笑半認真的鞠了一躬,又喜滋滋問道:“回頭搬到我那里去住吧?這是我的事,也有很大危險,可不能連累了雪里醬她們。”
    北原秀次正在心里提醒自己以后對鈴木乃希要多留個心眼,免得自己也被這死妖精過河拆了橋,而聽了她的話,突然心中一動,背后汗毛瞬間直立。
    這不是個針對我的圈套吧?
    這家伙的真實目的是想把我挪到她家里去住?想拆散我和冬美?在打什么鬼主意?要生米煮成熟飯?想玩一出木已成舟,搞三流狗血電視劇劇情?
    這神社是被她收買了在配合表演?有點像啊,從頭到尾,都是這死妖精在帶節奏,很有自說自話的意思……
    正常人當然干不出這種鳥事,但這死妖精哪里都不像正常人,必須防她一手!

書包網(m.paliberg.com)希望你喜歡書迷們第一時間分享的我的女友是惡女最新章節內容,如果有錯誤內容和字體歡迎點擊章節報錯!喜歡請收藏我們官網:m.paliberg.com

481走势图泳坛夺金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