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包網 > 都市言情 > 我的女友是惡女 > 第三百五十二章 云朵會陪著我

我的女友是惡女由書包網(m.paliberg.com)的書迷們免費提供分享,在線閱讀,更多好看的小說請收藏本網站


    在新編組的特進班中,北原秀次從各方面來說都有壓倒性優勢。
    戰斗力當然不用多說,他現在能憑單人之力追打全班,這在體育祭上是證明過的;論學力,他是年級一位,還是很特殊的一位,他的成績遠遠高過其他人,眾人不服也得服;論名氣,他拿過全國高校冠軍,上過報刊雜志,影響力遠勝過一般高校生,而且在東聯實習期間,別人還在懵懂之間,他已經帶著小秘書公然四處溜達了,東聯上下都對他客客氣氣,這給全班人留下了極為深刻的印象——北原很厲害!
    所以,不管他本人意愿如何,所有人都要先看看他的臉色,不然根本不敢表態——萬一北原秀次想干呢?要他想干被自己搶了,回頭他問一句你怎么覺得你能代表得了我,這可怎么辦是好?
    眾望所歸之下,長野原根本沒猶豫,一指北原秀次道:“你是北原吧,以后你就是班代表了。”
    北原秀次還是比較尊師重道的,但他真不想干,起身委婉道:“長野老師,我沒有當班代表的經驗,其他同學是更好的選擇。”
    “先坐下吧!”長野原伸手虛按,然后又向眾人問道:“那有人自愿嗎?”
    還是沒人吭聲,幾個相當的都很猶豫,雖然北原秀次表態不想當了,但又不太確信自己能管得住北原秀次,萬一他不配合,以后就要夾在他和老師之間左右為難了,而長野原略等了等見沒人說話,就對北原秀次說道:“那就是你了。”
    北原秀次無語了片刻,也不知道該拿誰來當擋箭牌——冬美他肯定舍不得,鈴木裝病逃學又沒來,最后他默認了。
    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又不是要他的命,先干干看看吧,畢竟當眾頂撞新上任的監督教師不太明智。
    長野原也沒在意,她要個班代表就是想要個通風報信的,她又不能一天二十四小時蹲在班里,更不是想搞班級自治,事情還是由她說了算。
    她又將幾個必不可少的職務問了問,有人自愿就讓那人干,沒人自愿她就強行指定,根本不容別人反駁,然后又開始分派細務,也就是分派座位、排值日、發課表、發課本、發新校服之類的瑣事。
    北原秀次新官上任,成了主要勞動力之一,帶著幾個男生去領校服,搬課本,頗感頭疼——以前在B班,這種事他都坐著看的,到這成苦力了,不過他也干的盡心盡力,工作效率很高,長野原對他很滿意。
    新開學還是新班級,事情很多,忙到快中午才算忙完,然后他讓冬美在這兒等著雪里和鈴木過來吃便當——如果鈴木乃希中午來上學的話——他自己拎著禮物去找式島律和內田雄馬了,準備把旅行禮物給他們。
    不是說換了班級,以前的朋友就斷了來往,人脈也是日積月累出來的,但他剛走到樓梯就看到內田雄馬和式島律也來找他了。
    式島律看到他很高興,舉著一個小袋子溫柔笑道:“北原君,我從京都給你帶了禮物。”他們修學旅行去的關西京都。
    北原秀次也揚了揚手上的盒子,臉上露出了笑容:“我也帶了,正要給你們送過去呢!”
    他的禮物很老套,給式島律買了詩集,給內田雄馬買了新出的電子游戲,而式島律給了他一個學運祈福娃娃,只有巴掌大小,但十分精致,烏發齊眉,黑直而下,可惜是鴨蛋臉,不然換了瓜子臉就是冬美的小模樣兒了。
    北原秀次很喜歡,準備按式島律的意思放在書桌上——這是式島律專門從北野天滿宮求來的,除了這娃娃還有御守(放在文具盒里)、運簽(掛在書包上),而且他還在北野天滿宮給北原秀次掛了繪馬,拜托神明保佑北原秀次將來考入頂級名校。
    北野天滿宮北原秀次聽說過,祭祀的是日本學問之神菅原道真,是以人成神,原本是平安時代京都的著名詩人,因冤罪貶至九州太宰府憋屈而死——大概經歷有點類似于中國的三閭大夫,不過情懷就差多了。
    菅原道真的神職是考試運氣,感覺有點逗,但北原秀次聽說的就是如此,而北野天滿宮是祂的總社,雖然在京都,但好像離市中心很遠,式島律能跑去一趟多半將自由活動時間全搭進去了,很不容易——北原秀次不信歸不信,但式島律這份真誠心意他記住了。
    式島律拿著詩集也很高興,他以前提過一次很惋惜命運多舛的金子美鈴,很痛惜她26歲的年紀就早早自殺了,沒想到北原秀次記在了心里,特意買了金子的詩集送給他。
    他把詩集捧在胸口,柔聲道:“謝謝你了,北原君。”
    北原秀次也笑道:“剛好在舊書店里遇到了,我看品相還好就買了下來,不必客氣,阿律。”
    “我很喜歡!”式島律用力點頭。
    北原秀次一笑,又望向內田雄馬,發現他有點魂不守舍,感覺一點也不高興,不由奇怪問道:“這游戲你已經有了?”
    對內田雄馬他就沒多上心了,偶遇電玩店,進去看看了展示板,隨手就買了一款新出的游戲,主要是他不懂這些東西,根本沒辦法挑,而內田雄馬對這種好朋友之間互送旅行禮物的習俗也很隨意,給北原秀次買了一袋伏見特產烤饅頭,基本也沒什么誠意。
    內田雄馬又看了一眼游戲,嘆了口氣說道:“這款我沒有,我好久沒買游戲了,謝謝了,北原。”
    “那是怎么了,有心事?”北原秀次笑問道。
    式島律在旁插言道:“北原君,不用管他,他老毛病又犯了。”
    北原秀次奇道:“又喜歡上誰了?”
    內田雄馬嘆氣道:“是有人喜歡上我了,我好困擾,現在怎么辦,北原你主意多,我有什么建議?”
    “有人喜歡上你了?”北原秀次有點不敢信,依內田雄馬以前的尿性,女生多看他兩眼,他就能考慮在教堂結婚好,還是在神社結婚好。
    內田雄馬小心翼翼的從上衣口袋里掏出了一封信
    ,拿給北原秀次看:“這次是真的,我今天早上在鞋櫥里發現的,你幫我看看,北原……我到底該不該去啊?”
    北原秀次展開信細讀——
    “我有心意想對您說,在云朵下面,
    如果您愿意接受,請十二點后到天臺來,
    如果不愿意接受,那請不要放在心上,讓一切隨風而去,云朵會陪伴著我。”
    就這么短短一句話,正是當前流行的高校表白體“三行詩”,雖然無頭無尾,但看著確實有點像是告白信,應該不是內田雄馬又在自作多情。
    內田雄馬看他一時沒說話,在旁解釋道:“北原,我研究了一早上,覺得應該不是惡作劇。你看,這字跡很娟秀,絕對是女生的筆跡,而且用了特別的三行體,這只有女生會這么寫,而且信紙上隱隱有香味,但不是信紙上自帶的,而是女生身上的體香,你聞聞……”
    他拿著信就想送到北原秀次鼻前,北原秀次沒好氣的一把打開了他的手——我又不是變態!
    內田雄馬不介意,他一慣沒臉沒皮的,拿著信紙放在自己鼻下深吸了一口氣,一瞬間表情就像是吸了迷幻藥一樣,恍惚道:“以我多年的經驗,這種味道只有特別溫柔,特別害羞,可能還帶點小自卑的女生身上才會有。她身高應該不高,大約一米五五左右,很瘦,體重大約35公斤,不化妝,喜歡讀書,喜歡詩歌,喜歡的音樂我猜應該是古典樂,感覺巴赫適合她,大概不愛吃甜食,但應該會喜歡比較精致的小點心,還特別想去國外旅行,穿衣風格……”
    他在那里絮絮叨叨,式島律毫不猶豫就一拳砸在他背上,嗔道:“別癡心妄想了!”
    內田雄馬回過神來,沮喪道:“這是第一次有女生向我告白啊!”式島律不同意他十二點后去赴約,他只能再問問北原秀次的意見,“北原,你說怎么辦?”
    式島律馬上對北原秀次建議道:“北原君,不會有好結果的,打消他不切實際的念頭!”
    這……換了以前,北原秀次倒能勸上兩句,讓內田雄馬以學業為重,但現在他自己屁股都歪了,還歪到姥姥家去了,怎么還有臉勸別人?
    他只能向式島律聳了聳肩,表示他無能為力,而內田雄馬像是看到了希望,再次懇求道:“北原,你是不是贊成我去?”
    “這只能你自己拿主意,內田。”北原秀次也不支持他,做為朋友,只會尊重他最后的選擇。
    內田雄馬表情十分糾結,賤臉上一片愁苦,捂著心臟痛苦道:“我的情傷還沒好,按理說我不該去的,但人家一片心意……”
    北原秀次無語了,扯這么半天,糾結成這樣,其實你就是想去吧?
    式島律對內田雄馬從不客氣,又給了他背兩拳,怒道:“你以前說過的話都忘了,你不是要發奮圖強嗎?”
    內田雄馬毫不反抗,縮著頭挨打,苦惱道:“但我至少應該給人家一個明確的答復,表達出尊重的態度吧?你說對不對,阿律?是不是該這樣,北原?
    理是這個理兒,但就怕你到時一口答應了啊!北原秀次肚里吐槽,但嘴上嘆道:“阿律,別打他了,這種事讓他自己決定。”
    式島律聞聲停了手,而內田雄馬猶豫了好久,看了看時間也不太多了,才試探說道:“我覺得我該去一趟。”
    北原秀次看了看式島律,見式島律遲疑了一下無奈點頭,便笑道:“那你就去好了!”
    內田雄馬精神一振:“好,那咱們上去吧!”
    上去?北原秀次吃驚道:“我們也要去?”
    你去赴約,關我們屁事啊?這又不是去打群架!
    內田雄馬一臉無辜:“這么重要的事,做為最好的朋友你們不該陪著我嗎?”
    認識你算我倒霉,北原秀次無法拒絕,給冬美發了封郵件,讓她們先吃,看著雪里點別把他那份便當也吃了,然后跟在內田雄馬后面就奔天臺去了。
    到了天臺門前,空無一人,而內田雄馬手放到門把上一個勁抖。北原秀次在后面看了看,真是受不了了——你用得著這么害怕嗎?
    內田雄馬抖了半分鐘,硬是沒開得了門,把手收回來在衣服上亂抹,哆嗦道:“我好緊張,這怎么辦?我發型怎么樣?頭發亂不亂?臉是不是太紅了?”
    式島律滿是懷疑的看著他:“雄馬,你不是去拒絕后道歉嗎?”
    “這……”內田雄馬無言以對,片刻后愁苦道:“萬一她特別好呢?我錯過了怎么辦?她喜歡我啊,阿律你知道這有多難得嗎?說不準我這輩子就只能遇到這一個了!”
    式島律也無話可說了,做為從小一起長大的好友,他當然知道自己這青梅竹馬是個什么樣的人,沒再表示反對——等他傷心時陪著他吧,這才是朋友的責任。
    內田雄馬又去開門,但看了一下制服,愕然發現上面有兩道淡淡的污痕。他剛才手上全是汗,在衣服上擦了擦,結果現在就有點難看了,這……
    他不由望向式島律,而式島律比較瘦,肩也相對較窄,不太合適,他就又望向北原秀次——北原秀次也瘦,但肩膀還算寬,只是外套的話,換穿問題不大。
    北原秀次無語了片刻,在內田雄馬可憐兮兮的目光下主動脫了外套遞給他——要不是看在剛到日本時,內田雄馬給他科普了無數常識的份上,他早一腳把這小子踢進門去了。
    內田雄馬換好了外套,深吸了一口氣,確認自己狀態良好,擰著門把手默默祈禱:“只要不是120斤以上我就能接受,不……只要不是150斤以上,不,只要不是200斤以上……”
    他祈禱著就開門上了天臺,而天臺上一片陽光燦爛,正午的陽光正散發著幸福的味道。

書包網(m.paliberg.com)希望你喜歡書迷們第一時間分享的我的女友是惡女最新章節內容,如果有錯誤內容和字體歡迎點擊章節報錯!喜歡請收藏我們官網:m.paliberg.com

481走势图泳坛夺金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