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包網 > 都市言情 > 我的女友是惡女 > 第一百八十九章 水果奶香氣

我的女友是惡女由書包網(m.paliberg.com)的書迷們免費提供分享,在線閱讀,更多好看的小說請收藏本網站


    北原秀次幽幽醒來,迷迷糊糊間看著陌生的天花板慢慢旋轉,心間彌漫著哲學問題——我是誰?我從哪里來?這是哪?我為什么漂在這里?
    我活著還是死了?
    他在那里恍惚了好大一會兒,這才轉頭看向一邊,發現床頭那兒坐了一個人。他現在看東西有些輕微重影,又花了點時間對好了焦距才看清是小蘿卜頭——她用小手托著香腮,小嘴微微嘟著,小腦袋正一點點的在打瞌睡。
    小蘿卜頭怎么在這里?
    北原秀次一邊想著一邊想伸手輕輕碰碰她把她叫醒,但明明是奔著她的手臂去的,手卻穿過了她低垂的烏發,輕輕撫摸到了她的臉蛋上。
    非同一般嫩滑的感覺,而冬美立刻警覺的睜開了一對月牙眼,但身子沒動,只是斜著眼盯著北原秀次落在她臉上的手,片刻后才抿著小嘴坐正了身子,輕聲問道:“你醒了?現在暈不暈?想不想吐?”
    北原秀次有些不好意思地回答道:“還好,你怎么在這里?”
    冬美伸手給他倒水,輕聲答道:“醫生說你需要觀察,如果發現有嘔吐現象需要馬上再送醫院,所以我在這兒看著……能自己喝水嗎?”
    “可以。”北原秀次挪著想坐起來,冬美連忙扶了他一把,又看他接水杯的手好像沒什么力氣,便給他輕輕托著杯底。
    北原秀次小口啜著喝了幾口溫水,感覺舒服了一點,然后就倚在床頭,輕聲問道:“我昏迷了多久?”
    他這會兒腦子不嗡嗡響了,總算想起來發生過什么事了。
    冬美掏出手機看了一眼,答道:“十五六個小時了……現在感覺怎么樣?”
    “沒事,好多了,你回去休息吧!”北原秀次摸了摸腦殼,還是隱隱生痛,但想來應該沒什么大事了。
    冬美并沒有走,而是沉默了一會兒,深深低頭道:“對不起,請原諒!”
    她感覺很丟臉,北原秀次剛搬到這里還不到一個小時就給她妹妹一拳打成了深度昏迷,輕微腦震蕩,差點被留院觀察,她感到十分自責。
    北原秀次啞然失笑:“沒關系,只是意外而已。”
    冬美長長松了一口氣,她一直在擔心北原秀次醒了會暴怒起來,抿著小嘴再次低頭小聲說道:“謝謝你了。”
    北原秀次笑了笑,轉而關心地問道:“雪里呢?”他有些擔心雪里會受到嚴厲處罰,但這件事其實本身真只能算是意外,也沒什么太嚴重的后果,沒必要又打又罵的——雪里只是想用最大力氣投個球而已,根本也不是故意要打他。
    真說起來他也算有點責任,沒事伸著個腦袋去“接球”,真是和雪里配合完美,一個伸手打,一個腦袋接。
    反正他也挨完打了,也不想因為自己害雪里被這小蘿卜頭吊起來再打一頓,
    冬美向身邊呶了呶嘴,而北原秀次撐著身子一看,發現雪里在地板上躺著睡覺呢,而且就算在睡夢中也是一臉委屈。北原秀次不由訝然道:“怎么讓她睡在這里?”
    冬美皺著眉頭也看這自家這個總闖禍的妹妹,氣道:“她也要賴在這里,但十二點一過就睡著了……要不要把她叫起來給你賠罪?”
    北原秀次搖頭笑道:“不用了,讓她睡吧!給她蓋點東西,現在日夜溫差大,小心別讓她感冒了。”
    “從小到大我就沒見她生過病,蓋不蓋都一樣。”冬美嘴上這么嘀咕著,但手上還是揪過一床薄被,好好給雪里搭到了身上。
    雪里微微動彈了一下,伸手撓了撓臉,嘟囔了幾句含糊不清的話就又睡熟了。
    她睡著了也是一臉孩子氣,很愧疚的表情,看起來委屈又可憐,冬美和北原秀次居高臨下看了一會兒,面色不由自主都柔和了下來,齊齊嘆了一口氣,而接著又忍不住對視了一眼。
    兩個人都微微有些不好意思,而此時夜深人靜,寂靜無聲,慢慢氣氛有些尷尬起來。北原秀次靠回了床頭,而冬美坐在那里呆了半晌后低聲嘀咕道:“這家伙整天闖禍,也不知道什么時候能長大……對了,你餓不餓,我讓春菜給你煮了粥,要不要吃一點?”
    “那麻煩你了。”北原秀次肚子確實餓了,而冬美應了一聲就下樓去了。
    北原秀次在床頭倚了一會兒后又探身看了看地上的雪里,頗有些感嘆——原主身體素質是挺差勁的,屬于那種夠嗆能打過同齡女生的單薄少年,但這半年自己勤練不休,又加上有屬性點加成,現在應該比同齡人強壯不少了,結果就算反應及時用手臂護住了頭,還是被雪里這種怪物女孩一拳打出了致命一擊,大腦受到了劇烈震蕩后碰到了顱骨壁,引發了人體自我保護機制,陷入了深度昏睡中。
    睡了十五六個小時嗎?要是決斗的話,這些時間夠雪里殺自己兩百次了吧?
    他打開了屬性面板,看了看自己的力量值,和魅力智力一比相當可憐,又看了看技能列表,覺得應該把刷徒手格斗技的優先級提升一下了——目前他的活力值主要用在刷【醫術】技能上了,已經刷到了LV9了,離升階不遠,而像是【合氣道】之類的徒手技基本還都在LV,LV7附近晃悠,主要是沒活力值用了技能也不給經驗,而一天活力值就那多了,這有點要了老命了。
    【古流劍術】倒是已經2級了,當時雪里要是一拳打來時手里有把武器能發動一下【預讀】技能,應該就不會出現這種悲劇,但平時也不可能隨時手持武器,而以后隨著雪里年齡越來越大,她的力氣也會越來越大,也許要到20歲左右才會達到人生頂峰,就算有福澤直隆給她套的一身枷鎖也越來越不保險,自己把徒手技能刷上去,平時也能照看著雪里別讓她再搞出這種意外。
    萬幸這次打到的是自己,要是別人,搞不好當場去世。
    北原秀次正胡思亂想著,冬美端著粥和小菜上來了,連托盤一起給他放到了膝頭,輕聲道:“是白米粥和檸檬蝦仁,春菜說這樣清淡也比較開胃。”
    “謝了。”北原秀次剛笑著應了一聲,地上的雪里迷迷糊糊坐了起來,含糊問道:“好香啊,該吃飯了嗎?”
    冬美眉頭一皺,不過嘆了口氣輕輕撫摸著她的頭,柔聲道:“你在做夢呢,離吃飯的時間還早,接著睡吧!”
    “哦,那吃飯叫我啊,媽媽。”雪里迷迷糊糊又躺下了,還吧唧著嘴,似乎到夢里進食去了。
    冬美彎腰給她掖了掖被子,站起來無奈說道:“她睡暈頭了。”
    北原秀次默默點頭,這連“媽媽”都叫出來了,怕不是睡回十歲了。
    粥好像是用微波爐熱過,略有點燙,北原秀次舀了半勺后輕輕吹著,而冬美在旁邊看了看他手有點發顫,猶豫了一下輕聲道:“我來喂你吧!”
    北原秀次搖頭道:“不用,我自己能行。”
    “我看你拿不太穩……”
    “沒事,我自己沒問題。”
    “你給我拿來!”冬美伸手就把碗勺搶了過來,有些不高興道:“逞什么強,弄臟了被子還不是我洗。”
    北原秀次無語了,你丫對待傷號這么粗暴嗎?這死蘿卜頭!
    冬美坐在床頭前,拿著勺子重新舀了塊蝦仁,然后配上了大半勺粥,輕輕吹了吹就往北原秀次嘴里送去,不高興道:“老實點吃!”
    而北原秀次趕緊含住勺子,生怕這死蘿卜頭一勺子插進他嗓子眼里——不可不防啊,這死蘿卜頭就不像個有耐心的人。
    但出乎他的意料,冬美相當細心,連他的牙齒都沒碰到,手腕一翹就把溫度正合適的粥倒進了他嘴里,而且還拿手帕細心的給他蘸了蘸嘴角,同時細心問道:“燙不燙?味道怎么樣?”
    “剛剛好。”北原秀次吞咽下去后趕緊答了一句,但關于味道的問題沒答。粥本身是沒什么滋味的,最多有些米香氣,配上檸檬蝦仁應該會有些微酸,但粥里莫名其妙多了一股奶香氣,這應該是小蘿卜頭的味道……奶味的小蘿卜頭,有點神奇。
    他心中有些異樣之感,但也不敢說,生怕讓冬美誤會他嫌棄她在沖著粥吹氣——這說完了這死蘿卜頭把粥碗扣到自己腦袋上怎么辦?現在自己狀態不好,坐著不動看東西都在微微晃呢,下了床都不一定能站穩了,這時候要和這死蘿卜頭起沖突,百分百會被她按在地暴打,還是算了吧!
    冬美沒想到北原秀次在腹誹她,很耐心的又舀了一勺輕輕吹著,生怕燙到了他,而吃了一會兒,北原秀次感覺很舒服——他很少被人這么伺候的,頂多童年有過,但記不清了——忍不住微笑道:“沒想到你很會給人照顧啊!”
    冬美哼了哼,小聲答道:“當然會了,秋太郎就是我喂大的。”
    北原秀次恍然,確實是啊,平時不是冬美在照顧弟弟,就是春菜——他感覺自己傻了,可能是被雪里一拳打掉了50智商。
    冬美又送了一勺進他嘴里,補充道:“媽媽病的時候,我也有給她喂過粥,她特別高興……”
    北原秀次愣了愣,眼神溫柔下來,輕聲道:“原來是這樣啊……”頓了頓,他看著和平時不太一樣的冬美,忍不住說道:“有時你也蠻好的。”
    冬美再次哼了一聲,但手上依舊耐心繼續喂著,不高興道:“我知道你在想什么,反正我又不討人喜歡。”
    “我以前提醒過你了,別脾氣那么急,有話好好說,不要兇巴巴的就沒事了嘛!”北原秀次一邊吞著粥一邊說著,不過看冬美小臉開始有些發黑,連忙又補充道:“你人還是不錯的,就是有點小心眼,改了就好了。”
    他輕過冬美不止一次了,但這死蘿卜頭每次都大發脾氣,沖他大喊大叫。..
    冬美斜了他一眼,可能看在是自家妹妹把他打到床上的原因,這次倒沒像平時那么發火,只是小聲道:“你根本不懂,人軟弱就會受欺負,做人就得強硬起來!雪里就不說了,你問問春菜、夏織夏紗和秋太郎他們,從小到大他們有被人欺負過嗎?有受過氣嗎?在這一片他們走在街上,哪個熊孩子敢碰他們一下?所有人都知道我是個小心眼的壞人,只要我弟弟妹妹受了欺負我一定會報復,根本沒人敢的!”
    她給北原秀次擦了擦嘴,又探身給他整理了一下被子,烏發擦過了北原秀次的臉龐,嘴里隨口繼續說道:“至于我自己,我也不想受人欺負,誰惹我我就報復他,我寧可當個不講理的壞人被人恨,也不想當個軟弱善良的好人被人喜歡!”
    北原秀次鼻尖嗅著冬美身上的水果奶香氣,竟然覺得有點道理——這該死的年頭,講道理有時候確實會被認為軟弱可欺,倒是小蘿卜頭這樣的,除了極少數的人外,基本沒有敢當面惹她。
    冬美把碗底刮干凈了填盡了北原秀次嘴里,又問道:“還吃嗎?吃的話我再去拿一碗。”
    “不了,明早一起吃吧!”
    冬美想了想,將碗放到了一邊,扶著他又躺下了,說道:“那好吧,醫生說你情況應該沒事,但為了以防萬一還是靜養一下比較好,你再睡一會兒吧!”
    “好!”北原秀次確實感覺發飄,乖乖躺好了,不過看冬美又坐在了那里,忍不住說道:“我真沒事了,你還是帶雪里回房間休息吧!”
    冬美搖了搖頭:“不行,我得在這兒看著你,萬一有事就麻煩了。”
    北原秀次無奈了一會兒只能閉目養神,心中有些感嘆——雪里打的他,結果是冬美在這兒道歉加陪護還喂飯的。
    可能以前也是這樣吧,雪里闖了禍,冬美去背黑鍋,感覺這小蘿卜頭就是在為了弟弟妹妹們活著……
    他想著心事一時睡不著,過了會兒睜眼一看,發現冬美又托著小腮支在床頭上打起了瞌睡,忍不住溫柔的看了她一會兒,不過困意襲來,慢慢也睡著了……

書包網(m.paliberg.com)希望你喜歡書迷們第一時間分享的我的女友是惡女最新章節內容,如果有錯誤內容和字體歡迎點擊章節報錯!喜歡請收藏我們官網:m.paliberg.com

481走势图泳坛夺金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