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包網 > 網游動漫 > 修真四萬年 > 鐵拳之敵(七)小鬼

修真四萬年由書包網(m.paliberg.com)的書迷們免費提供分享,在線閱讀,更多好看的小說請收藏本網站


    雖然身體孱弱,格斯的五感卻相當敏銳——或許這是他唯一繼承了父親武道天賦的地方。
    指尖輕觸青磚,發現接縫處果然有詭異,這塊青磚比周圍所有的磚石,都稍微凸起一點點。
    細若發絲的一點點,肉眼根本看不出來,非要指尖以最細膩的動作慢慢摸索,才能感覺到。
    就好像這塊青磚并非牢固鑲嵌在磚墻里,而是曾經被人抽出來,又塞回去,卻沒有塞到底的樣子。
    格斯嘗試著將青磚抽出來。
    但凸起處實在太細微,根本沒有用力的地方,試了好幾次,指甲險些折斷,青磚依舊紋絲不動。
    格斯想了想,從腰間的箭囊里,取出一支羽箭,將箭頭當成匕首,在青磚的接縫處用力一撬。
    這次,青磚果然松動。
    格斯大受鼓舞,又抽出一支羽箭,從上下兩個方向夾緊青磚,將青磚“鉗”了出來。
    鉗出兩個指頭的寬度,總算有了用力的地方,格斯雙手抓緊青磚,用力一抽,抽出大半。
    但接下來,卻怎么抽,怎么撬,都無濟于事了。
    “不可能啊,這塊青磚應該有古怪,沒理由只能抽出一半的!”
    格斯撓頭。
    消失的姐姐和詭異的青磚,將他深深吸引,他情不自禁地摸索,嘗試了十幾種方法都不成功之后,終于找到竅門。
    原來這塊青磚,原本就只有薄薄一層,是可以旋轉,活動的。
    他將半塊青磚往左轉了三圈,又往右轉了兩圈,恢復原位之后,深深按了下去。
    半塊青磚頓時沒入磚墻。
    磚墻后面傳來一陣齒輪和鎖鏈轉動的聲音,一路延伸到了練功房的地底。
    緊接著,練功房的東南角,地板無聲無息滑開,赫然出現一個黑黢黢的地洞!
    格斯大吃一驚,幾乎魂飛魄散。
    不是因為突兀出現的地洞,而是因為,這座地洞竟然是由齒輪和鎖鏈控制的,這,這可都是精密的機械啊!
    “為什么,我們家的練功房里,會出現一個機械控制的地洞?
    “這,這應該不是姐姐弄出來的吧?
    “難道是爸爸,不可能,爸爸可是赤金鎮第一高手,對拳神最虔誠的啊,怎么會!
    “姐姐,姐姐在里面嗎?”
    格斯的大腦一片空白。
    雙腿卻不由自主邁開,顫巍巍朝地洞走去。
    地洞下面是一道狹窄的階梯,直通更加幽深的地底,階梯盡頭閃爍著詭異的光芒。
    格斯艱難吞了口唾沫,將一枚箭頭倒扣在掌心,躡手躡腳,朝地底密室探去。
    剛剛走下一半階梯,就聽到地底密室中傳來一陣邪惡的聲音。
    是齒輪轉動,牽扯鎖鏈發出的“嘩啦嘩啦”聲,還有蒸汽激射的“吱吱”聲。
    這些聲音,格斯雖然不曾親耳聽過,卻從舅舅那里耳濡目染,聽舅舅說起過,此刻聽來,果然分毫不差。
    舅舅曾經告訴格斯,一旦聽到類似的聲音,肯定是找到了妖魔的巢穴,邪道徒的祭壇,讓格斯能跑多快就跑多快,趕緊去拳神殿報告。
    但舅舅卻沒告訴過格斯,倘若這“妖魔祭壇”竟然是在自家地底發現,又該如何呢?
    格斯像是墮入一個最可怕的噩夢。
    又像是被神秘莫測的“機械和蒸汽之力”吸引。
    他手腳并用,一步步挪到了階梯盡頭,見到了不可思議的場景。
    這是一間規模極大的密室。
    四周墻壁上爬滿了如蒸汽魔的血管和腸子般的管道。
    不少銹跡斑斑的管道,接縫處還“嗤嗤”作響,噴射著邪惡的蒸汽。
    無數管道縱橫交錯,匯聚到一臺龐大而古怪的機械里面。
    人間沒有任何語言,能形容這臺機械的恐怖。
    它像是由一萬個齒輪組成,又牽扯著大量鏈條、軸承、發條和格斯叫不出名字的構件——活脫脫是從地獄中爬出來的惡魔本尊。
    機械內部,還有好幾個古怪的爐子,正在熊熊燃燒,釋放出大量灼熱的蒸汽。
    蒸汽經過管道的傳輸和匯聚,都被狠狠
    inject()
    壓縮到機器前面,一枚比心臟略大,鑲嵌著大量鉚釘和閥門的金屬球上。
    而在這枚金屬球的前面……
    格斯的姐姐格蕾,佩戴著一副護目鏡,穿著油膩的帆布工作服,正無比虔誠地跪在那里,口中念念有詞,吟唱著邪惡的咒語。
    盡管早已猜到,格斯的心臟仍舊墮入深淵。
    姐姐果然是“機械和蒸汽之力”的信徒。
    比起剛剛慘遭火刑的秦義,姐姐的墮落程度,只會更深百倍,恐怕她的靈魂,都早就叫機械妖和蒸汽魔給吸走。
    留在人間的,只是一具邪惡的軀殼而已。
    格斯進退維谷,不知是否該逃出去,及時向舅舅匯報,讓舅舅來拯救姐姐慘遭蹂躪的靈魂。
    但一想到剛才,秦義被燒成癩蛤蟆的模樣,他就怎么都邁不開步。
    而這時候,姐姐結束咒語之后的一句話,更是令格斯如遭雷擊,呆若木雞。
    “爸爸,看到了嗎,我成功了,我已經找到了你畢生在尋找的答案!”
    格蕾興奮至極,在蒸汽的尖嘯聲中狂笑,“這就是最純凈的蒸汽之力,這就是凌駕于一切‘拳力’之上,世間最強大的力量!”
    最后一個字說完,格蕾像是下定了必死的決心,咬緊牙關,用一柄榔頭在“吱吱”亂響的金屬球上,狠狠敲了一下。
    “哧——”
    金屬球發出凄厲的嘯聲,噴出一道濃霧般的蒸汽,剎那間,籠罩整間密室。
    如此駭人聽聞的邪惡,終于擊碎了格斯的神經,他不顧一切發出尖叫,從階梯滾入密室。
    “誰?”
    格蕾亦大驚失色,頭也不回就是一拳,如蟒蛇出洞般轟向格斯。
    當她發現闖入者是親弟弟時,再想收手已經來不及,“轟”,這一拳轟在密室的地板上,竟然砸出一個蜂窩也似的窟窿。
    “格斯?”
    姐姐的臉色變得異常難看。
    “姐,姐姐!”
    弟弟很不爭氣地哭了起來。
    “咳咳,咳咳咳咳!”
    不等兩姐弟解釋清楚一切,蒸汽深處,密室的角落里,原本應該空無一物的地方,忽然傳來一陣詭異的咳嗽聲。
    一道枯瘦矮小的身影,從蒸汽中影影綽綽浮現。
    “誰!”
    格蕾瞪大眼睛,滿臉震驚。
    沒人比她更清楚這間密室的結構,除了弟弟跌落的階梯,這里絕不可能有第二條出路。
    蒸汽深處,怎么會冒出第三個人來?
    格斯更是嚇得抱住了姐姐的大腿,躲到姐姐身后,膽戰心驚地打量著迷霧中鉆出來的“人”。
    這是一個非常丑陋的小孩子。
    最多六七歲的年紀,頭發發黃,膚色發黑,乍一看,就像是一顆發育畸形的豆芽菜,過于膨脹的腦袋,隨時會從纖細的脖子上折斷。
    小家伙看似人畜無害,格斯和格蕾卻不敢掉以輕心。
    特別是當他們看到這個丑陋小鬼的雙腳時,更是頭皮發麻,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丑陋小鬼沒有腿。
    從腰部以下,他的身體牽拖著一束濃郁的蒸汽,一直蔓延到那枚古怪的金屬球里。
    那就好像,他原本就是致密的蒸汽組成,從金屬球里鉆出來的一樣。
    格斯想起舅舅說過的一些邪道徒的詭秘儀式。
    深深打了個冷顫,結結巴巴道:“姐,你,你該不會是在召喚‘蒸汽魔’本尊吧?”
    “怎,怎么可能?”
    即便格蕾是“機械和蒸汽之力”的信徒,也被丑陋小鬼嚇得六神無主,道,“我只是在提取最純凈的蒸汽之力而已,怎么會這樣,喂,小鬼,你究竟是,是什么東西?”
    格蕾朝自己召喚出來的丑陋小鬼,色厲內荏地揮舞著榔頭。
    “別這樣,有話好說,先把榔頭放下好嗎,我很膽小,經不起嚇唬的。”
    丑陋小鬼好奇地打量著四周,像是從未見過這樣的世界,看了半天,超越年齡的深邃目光才回到格斯和格蕾身上,奶聲奶氣地笑道,“雖然不太明白你們說的‘蒸汽魔’究竟是什么東西,但我肯定不是那玩意兒,自我介紹一下,我叫呂輕塵,你們呢?”
inject()

書包網(m.paliberg.com)希望你喜歡書迷們第一時間分享的修真四萬年最新章節內容,如果有錯誤內容和字體歡迎點擊章節報錯!喜歡請收藏我們官網:m.paliberg.com

481走势图泳坛夺金走势图